沃尔沃汽车和这6位专家探讨未来要做一辆什么样

发布日期:2019-01-14
[db:摘要]...


沃尔沃汽车与6位智能汽车专家共同探讨他们眼中各自的智能汽车观:高德让沃尔沃车主不再用手机来导航;科大讯飞与沃尔沃汽车合作推出安卓语音系统;未来几年内百度与沃尔沃推出L4乘用级自动驾驶车辆;沃尔沃的痛点在于解决用户群体对车机系统更高的要求;从法律和技术两方面保证非传统汽车信息安全;风投、政府、车企自身三方规避智能汽车发展风险。



现如今提起智能汽车大多数人并不会感到陌生,随着智能汽车的普及多数人将智能汽车泛泛的理解为汽车+智能手机。在面对智能汽车这个大话题时,车企厂商,消费者究竟该怎么做,似乎并没有人去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在谈论关于智能汽车的话题时,有人认为智能汽车太过于先进安全方面就会出现问题,智能汽车若太过于安全则会牺牲智能性能,这似乎夹杂着很多矛盾。未来人们究竟需要一辆怎样的智能汽车,12月11日寰球汽车集团与沃尔沃汽车联合主办一场主题为“开放、标准、安全——未来我们需要一辆什么样的智能汽车”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


在本场论坛上,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朱西产、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重大任务管理集成部、中国创新政策和战略研究中心/产业技术组组长王晓明、沃尔沃汽车集团中国区研发中心副总裁Jan-Erik Larsson、高德汽车事业部总裁韦东、科大讯飞副总裁/智能汽车事业部总经理刘俊峰、百度智能驾驶群组商务副总张亮一起探讨他们眼中各自的智能汽车观。


韦东:高德让沃尔沃车主不再用手机来导航

 高德汽车事业部总裁韦东


高德汽车来自互联网,目前互联网的竞争已经是极度的白热化。对于整车企业来说,面对竞争还有价格战可打。但对于互联网竞争却是没有价格战可打,以高德和百度之间的竞争为例,这两者本身对于用户来将是没有成本的。对于两者之间的竞争永远是产品本身的产品实力竞争。这是市场开放的表现,也是互联网本身心态开放的表现。对于汽车产业来讲未来也将面临这样的问题,最终是要获得用户的认可才能获得胜利。


高德和过去的车企合作最大的痛苦在于无法把服务用户的能力完全展现到产品上面去。在2017年到2018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高德和沃尔沃汽车的合作是跨国企业面向全球用户全球市场和中国市场。沃尔沃汽车与高德合作进入到敏捷式开发模式。沃尔沃的车主不会再去用手机来做导航,而是用车上的导航系统就完全可以解决问题。


沃尔沃和高德在智能化合作的道路上,通过敏捷式产品开发,快速迭代从而实现地图导航和汽车真正的结合,而不是简单的将手机导航移动到车上。


刘俊峰:科大讯飞与沃尔沃汽车合作推出安卓语音系统

   科大讯飞副总裁/智能汽车事业部总经理刘俊峰


车企在面对智能汽车的开放与融合的整个过程中,一方面要真正的能够去创造用户喜爱的产品,创造出用户价值,结合品牌的定位和市场的推广,才能真正的赢得用户的尊重和信任;另一方面,应正确看待和定义竞争的边界,车企供应商之间所进行的事情不一样,有的专攻发动机,有的专攻玻璃大家能够联合起来一起发挥更大的空间,并不一定要在单点上竞争的你死我活。


科大讯飞为前端车辆提供交互系统,为沃尔沃以安全为主的汽车提供最安全的语音交互系统。这样的合作可以用魄力这个词形容。沃尔沃在没有形成规模化的情况下,将语音系统切换成为安卓并且和谷歌宣布合作马上落地化的动作,尤其是在中国以中国研发中心为主导来设计这样一套交互系统,这样的一个过程是有巨大的代价的,而且这个过程其实是能够给我们这样的一些合作伙伴建立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心,因为他不光是一个系统的变化,他主要是针对中国的用户消费群体,用中国现在当前比较能够接受的这样一套人机交互界面来去改变了他智能化的体验,这个过程是有魄力的。


同时,科大讯飞在和沃尔沃在整个系统的对接过程中发现,沃尔沃汽车开始从主机厂向多边合作模式的态度转变。在这样的变化中,每一个有实力有能力的供应商或者是合作伙伴都可以在其中施展拳脚,在效果体验功能服务可以提升用户实际体验,这是沃尔沃汽车在国内尤其是外资背景合资背景是首屈一指。


张亮:未来年内百度与沃尔沃推出L4乘用级自动驾驶车辆

  

百度智能驾驶群组商务副总张亮


开放和融合本身就是一个辩证关系,车企在选择开放的时候就应该准备好迎接融合的局面,开放可以促进良性竞争。车企和供应商在面对开放的市场环境中大家都可以将自身最优秀的技术本领展示出来进行融合。融合不是拼短板而是凑长板的过程。至于怎么融合、谁来决定融合最终的指挥棒还是在消费者手中,大家愿意做开放的事就应该勇于面对融合的场景。


目前在百度所有的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相关的产品、技术、合作都在Apollo这个大的框架下面,在智能驾驶这个领域里面没有任何一家独立的公司能够把所有智能驾驶领域的事情都通通做了,在这个前提下营造一个好的生态大家持续繁荣合作共赢就是必经之路,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百度对外宣布了Apollo平台和Apollo计划,


在未来2019年和2020年百度和多个本土的OEM合作会推出L3级的乘用车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L3级的乘用车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包括高速、环路、自动泊车的自动驾驶的能力。在今年11月1号百度对外正式宣布了两个L4乘用车量产合作的计划,由于L4还有很多技术的难题和法律法规的问题等待百度和合作伙伴共同解决,目前还没有明确量产的时间点,但是百度非常荣幸其中一个合作伙伴就是和沃尔沃一起,百度希望和沃尔沃一起在未来几年内打造一款最安全的L4乘用级的自动驾驶的车辆,然后用于城市工况上面的智能交通甚至是面向C端用户的场景。


Jan-Erik Larsson:沃尔沃的痛点在于解决用户群体对车机系统更高的要求

  

沃尔沃汽车集团中国区研发中心副总裁Jan-Erik Larsson


沃尔沃当下的痛点就是如何满足沃尔沃用户群对车机系统更高的功能性需求。通俗的讲就是希望将手机上的功能直接搬到汽车上。但汽车上的车机系统跟手机还不完全一样,车机系统是需要定制的,同时所有的数字化供应商需要给车机提供定制化的服务。这就导致车机系统出现稳定性、可靠性的问题。这需要沃尔沃研发机构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来解决。对于目前来讲,最主要的痛点便时无法把手机上的功能照搬到汽车上,如果发现已经能够把手机的功能照搬过去的时候对于沃尔沃汽车来说就已经晚了。


此外,沃尔沃汽车面对市场的竞争,带来风险的同时也带来丰厚的机遇。沃尔沃更多的是从消费者角度来切入。举例说明,如果沃尔沃用户在家想看电影,可以通过家庭智能设备提前订好电影票,进入沃尔沃汽车之后,可以把电影院目的地设置好,自动导航系统会通过最佳的捷径将你带到电影院,同时汽车可向家庭设备发出节点模式的指令,进入到电影院后车机系统可以提供支付功能。对于沃尔沃来讲实现这样的场景便可以更好的实现愉悦客户。


朱西产:从法律和技术两方面保证非传统汽车信息安全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朱西产


信息安全问题在互联网进入大众生活以后其实一直存在。目前电脑、手机等领域,信息安全问题已经处理的相对成熟。但是现在汽车涉及到互联网领域时,信息安全问题又成为人们重视的问题。


在信息安全方面,可以划分两个层面,第一是隐私安全。这个层面需要制定一些标准和法规来确定。未来人工智能是要靠数据来推动的,用户数据就是隐私安全。现在国际上正在制定标准,这些数据只能归于汽车制造者可以合理的合法的用这个数据,不能把数据泄露给别人。这需要有法律约束,拥有用户数据的厂商应该为用户数据做足够的安全保障。


另一方面,更担心的是车辆的智能遥控开关。同济大学做过相关的测试,普通大学生就能把车钥匙给破解。这是恶意攻击的最低形式,恶意攻击的行为首先是有法律保障的。其实就像家里的锁一样,锁是锁不住贼的,但并没有因为锁不住贼就出现普遍的失盗,这最终是有法律做保障。当然技术上也需要跟进。


王晓明:风投、政府、车 企自身三方规避智能汽车发展风险

 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重大任务管理集成部、中国创新政策和战略研究中心/产业技术组组长王晓明


任何新型事物发展都存在一定风险。汽车经过百年的发展至今仍然还做不到社会上的零交通事故,零死亡率。这就表明安全问题是一个随着产业发展需要逐渐解决和完善的过程。


传统汽车的四化发展从产业成熟度角度来看,有快有慢、有先有后,但是还都处在产业发展的起步阶段,都没有到达到成熟阶段的发展水平。这不仅仅是技术、产品、汽车生产厂家的事情,而是整个生态相关的平台数字化通信网络地图,包括导航的生态系统。放大点说,是社会化的基础设施。


传统汽车在进行四化之后可以看成一个相对新兴的产业,这就需要新的技术和新的产业组织方式新的商业模式,这势必会带来新的风险。而这些风险和商业模式更多的还是需要风投的资本,靠政府的财政力量来支持产业发展,除此之外,车企厂商需要一步步通过技术产品和应用来完善。